戌狗

随心写随笔…

无题

随手乱写,一时闪出的点子,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每次都好心疼堂主挨打,哈哈,虽然知道九良一定有分寸的~

德云社里让费解的事情很多,在这里想单拿出来两件说一说。
其中一件就是为什么孟鹤堂明明是逗哏,却喜欢抢着赶捧哏的活。(详见黄鹤楼搭桌子搬椅子)
其中二件是,为什么孟鹤堂周九良这一对搭档,挨打最多的为什么是身为逗哏的孟鹤堂。(详见一般差不多都有)
关于这两件事,在众人七嘴八舌,异想天开的猜测也没能得到一个所以然之后,决定亲自去问一下当事人孟先生。
据前往探听事情真相的隔壁张教主回来叙述,当事人孟先生听了之后,45度抬头看了眼远方的天空,悠悠说道:“航航十七岁就跟了我了,刚跟我的时候,航航这么小,我就顺手把一些活干了,省着他累着,这不知不觉都快八年了,我这都习惯了,小妖精,你说航航都跟了我八年了,我可不得好好的宠着他才行,谁叫我是他的先生呢......”
众人听完,觉得自己真是欠欠的,才会上赶着去吃狗粮~~
对了,还有其二件事儿呢~
孟先生听罢问题,长吁了一口气,双目渐渐泛红,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小妖精,你在台上欺负九郎的时候,开心吗?”
“还行啊,不过有时候欺负过了很心疼,得下台了好好的哄哄。”
“我啊,不舍得打他,九良打完我,台下对我就特别的好,好的我都感动哭过好几次了。”
得,众人听到这,又是一大波狗粮,散了散了吧。
在这时,转述人张教主不乐意了;“哎哎,干嘛去都,我话都还没说完呢,怎么要走啊!小哥哥说了还有一个原因的!”
“啥原因?”
“挨打除了刚才那个原因啊,还有就是因为~·~·~”
孟先生留下了两滴清泪:“小妖精,羡慕你啊,九郎都不打你,我~我也不想一直挨打,嗝~我这不是,这不是嗝~不是打不过他吗!!!嗝~”

门外刚好经过的小先生听了这些话后,陷入了对堂主梨花带雨模样的思考~~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