戌狗

随心写随笔…

【方博】方兴未艾4

方博同人,有些OCC,权当AU吧,最几章,是女一内容比较多,童年回忆结束。后面会慢慢的出来两人的对手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魏艾就这样靠着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很快就跟基地里的孩子打成了一片,也如愿以偿的跟方博成为了好朋友。

虽然说起来,方博的年纪要长了魏艾两岁, 可两人在一起时,一个管天管地,搅天捣海,一个岁月静好,我最乖巧。反而是大大咧咧的,霸气侧漏的魏老大,比方博看起来更像一个哥哥——只不过啊,是一个不懂事的哥哥。

反正除了来当球童的时候,基地一有休息日,魏艾就会跑到基地去玩。不光自己去,有时还会带着自己的跟班们过去玩。有一次,魏艾领着自己的一群小跟班去玩,老远看过去,一群人呼呼荡荡,打头的就是一脸‘我是老大’的魏艾。那阵势,看呆了一群正准备出基地去玩的队员们。

这厢魏艾还没有走到门口,老远的就一脸高兴的给他们挥手,后面的小跟班们一看老大打招呼,也纷纷跟着老大打起了招呼。明明是打招呼的,可是在队员眼里,这一群人就好像是挥舞着拳头走过来的,紧张的也没看见走在最前面的魏艾。以为是来找茬尬架的呢。就吓得赶紧的跑去报告给了教练。等着教练急急火火的赶过来后,看着一脸‘教练,好像是我们搞错了’的队员们和一脸‘怎么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的魏艾和后面那一群‘咋了这是,是不是老大在这里惹了事了’的的小跟班们,才知道是闹了场误会了。

这事之后,‘魏老大’的名号算是在队员们中间也传开了。只不过,魏艾再也没有再敢领这么多人过来玩了,万一教练生气不叫她来基地了那还了得,那天教练急冲冲走过来的样子真吓人。

魏艾每次过来基地这边玩,总会带着好多零食,分着跟队员们一起吃。然后会偷偷地给方博留着她觉得最好吃的零食,两个人一起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跑到角落解决掉,两脸的心满意足。魏艾看着吃着零食,两腮鼓鼓的跟个小仓鼠似的方博,就笑的贼兮兮的,围着方博左瞧瞧右瞧瞧,搞得方博羞得红了脸:“魏艾,你干什么?” 

“嘿嘿嘿,我没干什么啊,就是觉得你这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哈哈哈,你可真是小可爱,小可爱!”

“你...你别叫我小可爱,我一个男孩子,你天天喊着可爱干什么!!”

“可是这是事实啊,你就是可爱啊,我不管,我就是要叫,小可爱,小可爱,小可爱.......”

“你...你,你再喊,我也不喊你名字了!!”

“那你要叫我啥啊,小可爱?”

“我就..就...就叫你,叫你‘魏老大’!”

“哈哈,那你叫好了,反正我本来就是魏老大,小可爱!!”

然后,就以方博的失败结束了这场争论,反正,不管怎么着,魏艾都能找到歪理,弄得方博无法反驳。

不管方博怎么不乐意,魏艾还是喜欢小可爱,小可爱的喊他,就是不喊他的名字。方博也实在是拗不过她,也开始赌气的不喊她的名字,也开始一口一个魏老大的喊她,从此两个人就开始互相称呼外号,谁也不再喊谁的名字。

魏艾小学快毕业的时候,魏爸爸被调到了北京某师任副团,魏妈妈也要跟着去北京工作。所以魏艾和哥哥也要跟着一起离开青岛,去北京上学了。这是魏艾的人生中第一次要面临分别。只有十岁的魏艾还不知道什么是分别,更别说该怎么样面对离别,

只不过最后一次去当球童的时候,魏艾表现的异常的乖巧。比赛时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角,然后安安静静的捡球,捡完球就安安静静的再坐回来。比赛结束后,第一次没有马上跑去找方博,而是耷拉着小脑袋坐在观众席上。

方博今天也觉察到了好朋友的不太正常,这么安静,根本不像她。收拾好了东西后,看到了观众席上耷拉着的小脑袋,就提着包走了过去,坐在了魏艾的旁边。

“魏老大,你咋了?”

魏艾抬起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好朋友,又把脑袋耷拉了下去。

“小可爱是你啊,跟你说,我爸爸要调去北京了,我上完小学,就得去北京上学了。以后都不能来找你玩了。”

对于从小离开家打球的方博,这种分别他倒是经历了很多次。他有些知道这种滋味,觉得魏艾现在一定很难过。想着得安慰一下她。

可是他自己也就是个十二三的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去安慰魏艾。只能陪着魏艾坐在那里,思考着该怎么办。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魏艾在安慰自己。虽然当时的自己被搞得羞红了脸,可是魏艾的举动还是让自己觉得有些温暖的。

方博边想着边学着魏艾当时的样子,站起来抱着魏艾,还没忘记拍一拍:“你乖啊。”嗯,表现的挺自然,如果忽略掉拍到了魏艾头顶上的手就更自然了。

魏艾其实吧,也不是很难过,只是正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天马行空呢,然后突然就被方博抱住,脸一下子贴在了方博的胸口上,“天哪,这是什么情况,抱我干啥,还用这种哄孩子的口气跟我说话,是不是傻了......”脑子里过了若干弹幕,然后从方博的怀抱里挣扎出来,一脸警惕的看着方博:“小可爱,你干啥啊?”

方博有点搞不懂了,怎么事情跟我想的不一样,我这么安慰他怎么没效果,不过看魏老大这样,似乎不是很难过了,不过好像还不如难过着呢,这一脸刺猬样是要干啥?

“我在安慰你啊,你不是很难过吗?你第一次见我不就是这么安慰我的吗?我只是学的你 啊。”方博一脸咋了这是。

“啊,你在学我安慰我,啊,不对,谁难过啊,你干嘛安慰我?还跟哄小孩一样,我是小孩儿吗?我差点以为你傻了呢!”

“你才傻,你不难过,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还这么安静,你你还说你不难过。”

“我没有难过啊,我今天这么不好吗?平时不是都嫌我太折腾了吗?我就觉得最后一次了,我得好好地表现下不是,得留个好印象啊!不过,老老实实的实在太累了,累得我都想瘫在椅子上不想动了,我正在椅子上发呆呢,你就过来了,还一把抱着我,吓了我一跳。”说着魏艾还真的站了起来跳了一跳。

方博看着眼前这位,哭笑不得:这样的一个人,我怎么会觉得他在难过,还抱着他安慰他,真的是丢人。都别理我,我现在可能需要自己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魏艾看着脸色一会一变的方博,笑嘻嘻的说:“不过啊,小可爱,谢谢你啊,嘿嘿,我想好了,就算我以后不再这里上学了,我还是可以回来看你的,假期的时候我可以回来找你玩啊。你说好不好?”

“嗯,好。”正在生闷气的方博。

“小可爱,你说我回头再见你的时候,你会不会变得更可爱啊,你得一直这么可爱下去啊。”

“我才不要。”

“小可爱,你为什么不要?”

“就是不要。”

“你说不要就不要啊,虽然你是小可爱,但是你说了也不算。”

“你说了更不算。”

“我就说了算,我是老大,你得听我的。”

“不要。”

“小可爱,你不要也得要。”

“魏老大,别再叫我小可爱!”

“我偏不,小可爱。”

“你是魏老大!”

“我是啊,那你是小可爱!”......

然后,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就以这么没有营养的对话结束了。啧啧,真的是一点营养都没有。

后来,魏艾小学毕业都就跟去了北京,第一次假期的时候,魏艾特意早早的跑回来青岛去找方博,可是却得到了方博已经不在青岛基地了,他被选上了国家二队了的消息。魏艾一直在想方博怎么这样,怎么也没有告诉自己一声,殊不知当时想联系魏艾的方博在想缺脑子的魏老大为什么没有给自己留个联系方式。好嘛,魏老大后来意识到,确实是自己当时缺脑子的忘记了这件重要的事。

再后来魏艾也没有找到联系方博的方法,只能回到了北京。两个人就这样没有再见过面。一直到魏艾在苏州看球的那一刻。那一刻,魏艾有些后悔自己后来为什么没有好好的关注乒乓球,不然自己也可以早一点见到小可爱了。

只不过,直到现在,魏艾也不知道之前他们之间的还有一个大大的bug,就是在方博心里,魏艾还一直是个男孩子,就算现在的自己站在他面前估计也不会被认出来。这个bug让魏艾后来真是哭笑不得。

 

 

评论(3)

热度(2)